尹口玉堇

“我愿如飞蛾扑火一般爱您。”

本体矿石的杂食党,目前玩永远的七日之都、少女前线、FGO、碧蓝航线。

天鹅

“第七夜后,'齐格弗里德'从梦中醒来。”
——————————
她看着她起舞。

跳跃,旋转,鞭腿。动作轻盈娴熟地完全不似她所言的许久未练。

少女很少接触舞蹈,这些优美而绚丽的动作令她眼花缭乱,即使想说些什么赞美,绞尽脑汁也只有几句干巴巴的俗气话而已。

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一旁的把杆,下意识把呼吸放缓变轻。

舞蹈室音乐的节奏开始加快,似曾相识的旋律令她迷惑了一瞬,随即便被芙罗拉的舞姿牢牢吸引了。

手臂舒展,一脚旋转,一脚鞭腿。此时的她是高傲的黑天鹅。

陈旧的记忆复苏,这是曾无数次惊艳少女的黑天鹅的鞭腿转。这也几乎是她对芭蕾最初且最深的印象。





房间重归于寂静,离音乐的中止已经过了一会,但她还是背对着少女沉默地站着。

练习镜分毫不差地将一切反射出来,让她得以一窥此刻的芙罗拉。双手叠放,面上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此刻多了几分运动过后的红润。低垂的眼帘遮住了她最爱的蔚蓝色……

此时此刻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早已在那场灾祸中失去了视力。

她感到难以置信,对她惊人的平衡力,对自己疏忽的后怕,对那舞姿的惊叹赞美……

一瞬间某种感情压倒了剩余的所有东西,她踮脚上前,试图尽可能的减小自己制造出的“噪音”,裸露的肌肤与地胶接触发出些许声响,她心中升起了一种隐秘的烦躁与不安——

她拥住了她。

她紧绷着,就如蓄势待发的利箭时刻准备着射杀自己的目标。

少女不知这是反感还是默许,只是感到她的肌肤在激烈的舞蹈后还有些冰凉,便又靠近了几分,同时还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以防不慎贴上她的后背。





那具紧绷的身体不可察地僵硬起来,仅一个呼吸后,她又缓慢地放松着因耗力而轻微颤抖的身体。

蔚蓝的天空一闪即逝后便向晦暗的深海沉沉堕去,直至崩塌而成的碎片被光也无法穿透的水波尽数吞没,独留下些微的水波证明着方才的巨变。

她闭上双眼皱眉向后仰去,柔软的身体隔着衣料相触,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借机源源不断地涌来,汗珠与干燥的衣料相拥,冰凉与温热共舞,这一刻唯有语言仍选择不为所动的沉寂。

她轻柔而谦卑地拥住她,被允许的喜悦在心中跳跃。但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被染上悲剧与庄严色彩的肃穆感却想要在此刻不合时宜地从心中迸发而出。

少女无视了它,就如她不曾见过破碎的天空。

知晓一切的读心者沉默着,温和恭谨的恋慕者欢喜着。

在这一片寂静的房间中,只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安静地、平稳地跳动着。

比赛闪退有什么办法?

想咨询一下比赛闪退该怎么办……是系统问题还是重装ˊ_>ˋ
5v5排位选完英雄在进入的加载画面闪退……再度进入还是会闪退。
排位闪退令人心绞痛.jpg
拒绝思考会被扣多少分.jpg


重装后开了局55匹配,同样死于进入的加载画面(╯°□°)╯︵ ┻━┻

纽扣

“砰——”

后背撞在坚硬的金属墙壁上,内脏仿佛都因这一撞而移了位似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咬住下唇,不让疼痛的呻吟声泄出。

指挥使抬眸看着优雅的踱步靠近的红装美人,满是笑意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是她操纵着格莱普尼尔把她丢到墙上的。

扫了一眼周围——翘起的金属墙角,斜插着的钢筋,满是玻璃渣与沙土的地面。相比之下身后平整的墙壁简直好了无数倍。

“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没把我丢在那个钢筋上变成串烧?”咽下铁锈的腥味,扯了扯嘴角,虚假地笑道。

她可没忽略对方把她丢出去之前用格莱普尼尔扫了一下这块地面的行为。

“为亲爱的扫清障碍是理所当然的啊。”奥露西娅仿佛完全没听出她话中的讽刺,脸上反而泛起红晕像是害羞一样的瞥向地面。

“亲爱的~你说……如果有一只小老鼠偷偷钻到这里是干什么呢?作作索索的声音真是扰的人想要做些什么呢~”

羞赧动人的脸上笑容依旧,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格莱普尼尔听从主人的指令环上她的手腕,熟悉的感觉令指挥使下意识想要挣脱,似曾相识的场景让她回想起某些事情,眼眸黯了几分。

“伤害可是不好的,不如保护动物放生自然?”中央庭分裂后便改变了不少的指挥使笑着给出了一个荒谬的答案。

这改变在奥露西娅看来是极大的,比如——纯良无害的小白兔也会露出自己的牙齿试图反抗了。

“啊啦~亲爱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谈笑间,纤长的手指落在了米白的衬衣纽扣上,纯黑的手套完美的保护着手不受伤害的同时,又没有隐藏住那手的漂亮。

奥露西娅思索着什么般,纤长的手指围绕着那米白的纽扣画着圈。

这极具挑逗意味的举动在指挥使眼里却毫无调情的意味,但这确实引得她的心神全部落在这上了——此刻她的思考已从“如何逃出”变成了“这个位置离自己的心脏有多近”。

第一颗扣子被解开。

柔软的丝质手套带着一股寒意划过她的喉咙,解开那最顶端的扣子。

奥露西娅曾数次调笑过,这个扣子让她看起来像是和宴华一样的“老古板”——指挥使惊讶之余想到。

第二颗扣子被揪掉。

红衣的美人像是分外满意这敞开的领口般。指挥使的锁骨清晰可见。

第三颗纽扣。

奥露西娅的手指在胸口处暧昧的徘徊着。指挥使几乎以为自己的猜测要成真了——却感觉到那柔软从自己的心口离开,延伸向下……

克洛里斯

“这个是你么?”

泽弗尔驻足在柜子前,透过玻璃打量着其中摆放着的相片。

歌者愣了一下,偏头望去,无神的蓝眸中一无所有。

“这张,”她的指甲落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点在相框的前方。

钥匙就插在锁里,只需转动一下就可以取出那个精美的相框。但她只是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相片,然后偏过头向自己失明的挚友形容道:

“绑着白玫瑰的发饰,雪白的长裙上点缀着紫玫瑰……”语速放慢,她故意拖长语调轻声夸赞,“——春天和鲜花。”

交叠在腹前的手指轻微的颤了下,已转过身专注地看着芙罗拉双眼的泽弗尔听见挚友冷淡的声音。

“这是以前的一次演出……”



这张被意外发现的旧照片就像是钥匙一样,记忆的门扉被打开了一个缝隙。

按理来说,所有带着过去痕迹的东西都已被仆人收起来了, 可这只有主人才有资格打开的书柜就成了少数的特例,盲眼的歌者也不会发现这条漏网之鱼。阴差阳错,才有了这次对话。

熟悉的跳动声里夹杂着喜悦。

“克洛里斯……”

很美。

死亡

指挥使曾见过一句话,因着时间久远,早已记不真切了。

“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身体的死亡是第一次,法律上的死亡是第二次,第三次,是心的死亡。”

“心的死亡”,这句话如果要指挥使来解释。她觉得那就是这个人在别人的心里彻底死亡了……算不上被遗忘,却也很像了。

她无意识地摩挲着指间的戒指,入神的想着。


安托涅瓦死了,死于十年前的黑门事件中。 



她曾无数次惊醒于午夜,希冀着下一刻见到那梦中之人,笑着宽慰她,带着樱花般的淡香。

可无数次被铭记于心的梦境,永远会在下一刻支离破碎,变得模糊不清。

她这样想着,随即释然的笑了一下——正因着“虚无缥缈”,所以才能被称之为梦啊。


安托涅瓦死了,她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


但她仍将被人类所铭记,被世界所铭记,被历史所铭记。

止水因流泉跳动,印记给钱币以价值。

只要人类的文明没有断层流传下去,她将永远作为拯救了世界的【神使】,被铭记爱戴。


“芙罗拉?”她唤着挚友的名字。


成熟优雅的女子睁开蔚蓝而无神的眼睛望去,注视着自己的友人。


“过去的生命已死亡,我对着死亡有着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她曾经存活。”


她顿了下,心脏的跳动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轻快起来。


“死亡是一切的终结。”

我要写指挥使x奥露西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由者路线苏爆了!!!!!
(苏点之一:我拒绝了她的求爱居然还没死?吧????她居然这么善懂人意!???!!!!)

而且我接受了她的求爱居然这么可爱??????

还有官方捆绑!!!!

猝死.jpg


(这个人凉了,放弃治疗了。)

我有点想写第五人格的短文了…
出于个人喜好应该还是gl……吧

【安托涅瓦&指挥使】情话-驯养

致安托涅瓦的第三句话。
以及,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

“你就像是位小王子。”

我懒散地躺在床上,看着身旁正处理着公文的安托涅瓦。就这样安静地凝视着她,望着她嘴角逐渐翘起的弧度。

她放下手里的公文,俯身贴近我,打量了片刻才答道。

“你在指自己是指狐狸吗?”

我瞬间意识到她刚才目光中的意思是什么。

我哼了一声,慢吞吞地翻了个身,从安托涅瓦的影子里躲开,继续晒着太阳。

“只是说你刚才在阳光下看起来和披上金光一样,非常符合一般故事里王子殿下的形象。"

安托涅瓦失笑,没有指出两者之间毫无关联,毕竟这只是某人显而易见的闹别扭而已。

“你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的啊。”

她低头看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小王子”,柔声道。

“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你是我的玫瑰么?”

我偏头避开那双温柔的眸子,故作矜持地保持着嘴硬。

“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

安托涅瓦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她说了另外一句话——看着我金黄色的眸子说的。

我愣了一下,随即清楚自己如往日一般再度输给了她,伸手抱住她的腰。

“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啊,安托涅瓦。”

我仰起头亲了亲她眼角的泪痣,用着我所有的温柔与爱。

——你驯养了我。

【安托涅瓦<ー指挥使】追光者

超市楼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糟了,怪物会被灯光吸引过去的。”安托涅瓦惊呼一声,便准备跑过去。

“够了!”长久以来郁积于心的情绪终于爆发,情感的复杂与浓烈是我自己都未曾料想到的。在冲动之下,我猛地拽住她的手腕,以强硬地手段阻止了她的离开。

“你还没拥有可以对抗那么多怪物的能力,你现在过去会死的你知道么?你为了他们的逃脱已经冒了一次生命危险,足够了!他们现在就算死也是被自己的愚蠢害死的,你又何苦为他们去搭上性命冲上去?你就不能……多在意一些自己么?”

安托涅瓦的神色严肃起来,试图挣脱无果后她只得转过身正视着这位来意不明的可疑人士。

“请你不要这样说了!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下去。所以我不会丢下你,也不会丢下其他人。我只是去把怪物引开而已,不用担心我。”

安托涅瓦盯着那双金黄色的眼眸认真地说道,那金色本应如朝阳般耀眼夺目,此刻却独属于傍晚残阳。

“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我只是很害怕一个人。与其一个人孤单的生活,我更希望除我以外的其他人更好地活着。”

痛苦与喜爱的原因是相似的。

苦而酸的味道充斥了心脏,就如浓度极高的黑巧克力,因为太过纯粹而失了甜味。

“所以,你赶紧回到你原本的地方去吧。我们以后会再见面的。”

气力在流失,我的心在冷静地一根根掰开因用力过度而泛白的手指,我听到她在替我道歉。而我只是凝视着学生时代的安托涅瓦,对比着半年后我所认识的【神使】——此时的她和身为中央庭女王的她相比还稚嫩许多,不管是外表还是能力。

但……

她同样是安托涅瓦,无关外在。

“……请多小心。”这是我最后能说的了。

我没有理由再阻拦她了,无论是可笑的私心还是所谓的大义。

她毫不犹豫、没有留恋地朝着那灯火辉煌之地奔去。

明知在影兽面前人类是多么的脆弱,明知幸存的几率是多么渺小,即使如此……她也从未放弃过那一丝希望。

毫无犹豫,毫无胆怯。她在逆流而上,是凡人亦是英雄,如火,如光,照耀世间。

“你会选择什么呢?”

“啊?……唔,这个游戏么?”


“是的,一方是喜欢的人,另一方是世界。”

“……我——”

“我明白的,打扰你啦~”

屏幕的另一端传来枪响,褐发的女孩靠着隔板无声哭泣。





“你会选择什么呢?”

“……”

“谢谢你。”

“……”

“我只牺牲了一个人而已,就让世界得到了救赎。这样的结局,足够了吧?”

“你没有救她的确让我很意外,但这样无趣的结局可不是我要的。”





“我的恶毒和善良都不够纯粹,所以痛苦。”

私欲为恶,无私即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