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口玉堇

本体矿石的杂食党,目前主FGO和少女前线。

还是更文请假
月末运动会,我会很忙
而且刚刚知道,网上认识三年了的好友,亲人突然离世。
我……
总之我的状态非常差劲
希望好友会好起来
十一看情况,可以的话还是会填一下坑吗

还是无法想出喜爱之物和厌恶之物么……
(._.)

夏日冬夜【指挥官×某船】

门窗紧闭着,就连窗帘也严密的拉上。

正午的阳光不甘地试图穿过窗帘的阻碍,为这个令人感到逼仄狭小的房间带来光亮与温暖——它失败了,却也成功了。

光穿过橘黄色的窗帘,把一切染上黄昏的颜色。

也给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白皙的面容上饰上一抹暖色。

另一个人身着制服坐在床边。

沉默许久,她取下了手上的指环——那是她年少时自己亲手所制,如同护身符般陪伴她至今的珍宝。

似是感觉到她的触碰,昏迷……不,沉睡中那个人缓缓睁开了眼,正好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

“干什么一副消沉的样子~”

她轻笑道,尽管声音微弱,语气中的揶揄也没有丝毫消减——还有两人都心知肚明的若无其事。

“哼,塞壬已经被彻底打败,作为此次战役中功不可没的人,我明天可就要被授予上将军衔了,怎么会消沉,怕是你看错了吧。”

她边给她垫着软枕,边露出了一个笑容,故作不屑地反驳笑闹着。

“对了,这个指环就当做给我的大功臣的奖励送给你好了——来参加我的授勋仪式怎么样?我的副官。”

卧床的人愣了一下,轻笑了起来。眼波流转,似含星辰。朝她撇来的那一眼中似是含了无数的情愫,千言万语都凝聚于此。

“我的指挥官大人,我会怎么做你知道的吧~”

刚说完,她就打了个哈欠,倦态尽显,眼角有几滴晶莹。

“睡吧,我的、恋人,愿你有个好梦。”

听到她的话,她忍不住笑了声,带着浓浓的鼻音,伸出手轻拽住她的衣领。

动作轻柔正帮她拿走垫枕的这人遭受了措不及防地一次偷袭。

“指挥官……”

刚从房间里出来的她便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医生。”

她轻声安慰道。

脸上带着众人曾最想看到的,与往常无异的笑容。

后记:

《近代海军史——将领篇》
「……与塞壬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人类中出现了无数的优秀军官将领,本篇则记载了其中……
……
上将,最后一场战役中她卓越的指挥能力展现无遗,以极小的损失获得了胜利。
……
12月22日失踪于瓜加林环礁
……
根据她的心理医生所说,这位年轻有为的上将在战争结束不久后就患上了PTSD。
……
据调查显示,她的家里有着许多抗抑郁和镇静安眠等药物。
……
令人吃惊的是,这位上将的同僚及亲友表示她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
「*注:抗抑郁药物多会引起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具体情况因药物和人而异。」

生病难受,想写文,没脑洞
周末的计划全部爆炸,智商和记忆力下降到没眼看,单词和背书怕是也不了了之
凌晨两点感觉难受,翻箱倒柜找不到感冒药
做饭发现家里真·弹尽粮绝
蓝瘦香菇

1.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随口的一句话,可以做到多么伤人。所以,请谨言。

2.不要做傻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3.这世间真不宜人。

4.这世间本不宜人,但是因为有你,便好过了一些

5.我觉得我现在……

6.没关系,是相互的呢,这次轮到我了。

+++++

其实可以看出来是两两对应的吧?这是突然想到的一些话,如果有机会的,很想试一下以它们为主题的文。

+++++

开学后非常忙,没有连续的时间让我写文,但断续的忙里偷闲的一次几十字的写文方式我又非常的不擅长。因为心里惦记着文,无法专心做其他的事情,而且灵感也很容易被打断。

总而言之,下次发文大概就是国庆了。

我真是
被汉化
逼到想
删游戏

【气到变成长方体】

空境联动那会我就被汉化气的要死了,丑得我都快哭了,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正好是空境联动,我出了一直想要的servant,两仪式。

我真的会被丑到直接删游戏。

后来假期入了其他几个游戏的坑,打FGO的时间也少了不少【主要是手机太卡了】,也就是每天混个签到而已。

然后前几天,我发现我的连续签到断了……

我告诉自己,六章就要出了,到时候抽枪王,冷静。

然后我凌晨的时候研究了一下卡池的英灵详情,仿佛并没有Lancer的白枪王。

我想着6章剧情据说很棒,想着通关以后仿佛也会加入剧情池,到时候还有机会。

然后我今天做饭的时候打算推下六章,结果战斗卡牌的汉化惊得我差点把手机丢锅里。

我真的是,要爆炸了。

【努力保持平静】

我先去查查因为什么ZhengCe要改成这个样子,再骂人。

P.s.配图是从微博评论区找到的,不是我的,图主见水印,因为被气到暂时不想上游戏,所以拿了评论区的图。

我!!爱!!!李!!!!!!
【终于抱得美人归了qwq】
【感动】

是这样(:3_ヽ)_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誓约【指挥官×欧根亲王】

秘书舰的责任是帮助自己的指挥官处理指挥部的相关事务,不仅如此,部分指挥官还会放权给她们兼任某方面的参谋——总而言之,除了不是人类外,她们和通常意义上人类军队的副官相比并无太大差别,只是——

“为什么要笑啊!”

指挥官把半天没看进一个字的文件合住,随手丢在桌子上朝坐在对面的欧根恶狠狠地低声警告道。

欧根亲王,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欧根亲王,是舰队的先锋主力之一,同时也是这位恩菲尔德指挥官的秘书舰。

不过她现在的行为可和秘书舰的身份不太相符,欧根亲王慵懒地窝在转椅里,双脚搭在椅子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生气的指挥官。

生气?

金砂般的发丝被指挥官扎成一个马尾束在脑后,即使在室内依旧戴着纯白的军官帽,显得分外严谨令人畏惧——但那耳朵上怎么也遮掩不住的粉色却暴露了这威严只是个假象。

“为什么笑了?”欧根亲王重复了一遍,“看到指挥官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让人分外开心呢,这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哟,嘻嘻……”她巧妙地把“害羞”换成了“惊慌失措”——毕竟一直逗弄的话恼羞成怒可就不妙了。

虽然指挥官对于欧根的“巧妙”应答一无所知,但是此刻的她心中也是充满了无可奈何,或者说即使欧根亲王当秘书舰已经数月有余,可她面对欧根的调戏从来都是束手无策的。

何况……没有一点阴霾的灿烂笑容是如此的璀璨夺目,不知不觉间,就连方才的羞怒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了!

猛然从温馨到令人沉醉的气氛中惊醒过来,下意识摸了摸两侧的衣兜,扁平坚硬的实感给了指挥官不少勇气。

“那个……”

她突然站起,一下子成了俯视欧根的姿势。

“Ich habe einen Schatz gefunden und er trägt deinen Namen.Du bist das Bests,was mir im Leben passiert ist.”

带着些口音、并不标准的德语从指挥官的口中说出,欧根亲王愣在了座位上——

尽管对于出身铁血的欧根亲王而言,她的发音和语法都算不上是非常完美,但如此流利的口语,对月前还对德语一无所知的指挥官这样的初学者而言,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果了,可见她在这上下了多少功夫。

恩菲尔德的指尖都在颤抖,璀璨如黄金的眸子中有慌张浮现,有不安涌动,但更多显现出的是坚定的决心。

“Ich liebe dich.”

指挥官终于掏出了衣兜中那个精致的黑红扁平盒子,两手的食指和拇指分别捏住盒子两端,原本扁平的隐藏在盒子里的戒指,也随着盒子的打开而旋转直立呈现出来,就如同优雅绽放的鲜花般,一枚简洁典雅的铂金指环映入欧根亲王的眼帘。

并不是有着六角星戒饰的誓约之戒——欧根亲王对于这些仪式也是有所了解的,这疑惑转瞬即逝,相比之下眼前的事更加紧要。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怎么办好呢……”

欧根亲王从座位上起身,有些为难地沉吟着。

巨大的期待与紧张感将指挥官包裹得严实,短短几秒的思考时间漫长到几乎令她窒息,晕眩感油然而生,显得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就像是槐树下的一场醉梦……丧失平衡感后产生的坠落感同时也拉扯着她——就在这时,欧根向她伸出了手。

“噗,真是笨啊,我的指挥官大人,我早就不是一开始那个对什么都感到空虚的我了,你难道忘了是谁让我改变的吗?”

欧根亲王轻笑着,戴在右手的灰红手套不知何时被摘下的,白皙的手掌伸展在指挥官面前无声地表明了她的决定。

明明脸上的平静连一秒都绷不住了,偏偏还要强忍着紧抿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破坏形象的大笑,即便如此,这也几乎是欧根亲王来到指挥官的舰队后见过她最灿烂的笑容了。

指挥官连忙小心翼翼地取出戒指戴在了欧根亲王的右手无名指上。

专注到堪称虔诚的神情让欧根亲王弯了下唇,还没等说什么,却见这人再度紧张起来。

“因为战事吃紧的缘故,我一时没有找到能用来举行仪式的教堂,所以……”

指挥官从另一个衣兜中拿出了相仿的纯白戒指盒,递到欧根亲王的身前。

“这个就当做补偿好了。”

看到盒子的瞬间,欧根亲王便已猜到了其中的东西。虽然指挥官的语气尽可能放轻松了,但接过盒子的一瞬间,欧根亲王清楚地感觉到了她指尖的颤抖与冰凉。

不出意料,盒里是一枚与无名指上的指环款式相仿的戒指。显而易见,这是一套对戒。

白皙的指尖小心地拈着戒指拿出,欧根亲王表面上依旧是一派轻松,但唇间比平日更上扬一分的笑容和眼中情愫俨然暴露了她。

两人间的距离不知何时绕开了办公桌被拉近到只有一臂,发觉眼前身着一丝不苟的纯白军官服的指挥官已经紧张到军姿站立,连呼吸都不自知的变得轻缓,她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些许,无意识地沿圈捻着指尖的戒指的动作突然顿住,尽管已经靠着触摸“读”出了刻字,她仍故意借着阳光侧看了下戒指内圈——

“嗯……真是狡猾呢~”她笑了一下,上扬的尾音使她的好心情显露无遗,对面的指挥官脸却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Ich liebe dich——是真心还是玩笑?指挥官自己可以判断吧……”

同样白皙的手掌交叠紧握在一起,纤长手指上的戒指分外夺目,尚未消散的撩人尾音被吞没,窗外的曦光落在这对恋人身上,宁静而温馨。






注:

1.文中德语是我拼凑的,可能语法等漏洞百出

2.文中的戒指盒原型为Andrew Zo设计的Clifton

3.德国婚戒(应该)戴右手无名指

4.戒指盒对应两人衣服

Ich liebe dich⑴

1.病弱的尴尬日常

指挥部新来了一位指挥官。

据说是以一所著名军校三战以来指挥系最优异的成绩毕业的,就职时在无数橄榄枝中选择了格里芬,得到过总部boss的亲自会见。

金发金眸,黑红相间的格里芬制服穿在她身上也分外英武。

然后在她来到指挥部后进行惯例的就职演说时——晕倒了。

“我跟你们说,指挥官当时刚说一句‘各位好,我叫温特。’就直直栽了下去,要不是旁边那个步枪人形接住了指挥官,指不定发生什么惨案呢?”

↑来自日常闲聊指挥官黑历史的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后勤官

2.好感度不够时表白需谨慎

“请问是李·恩菲尔德么?”

作战结束准备回宿舍休息的李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指挥官。”李转身确认来人的确是自己的指挥官后,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啊,不要那么严肃,现在并不是公务时间。”温特显然没预料到李的第一反应是这样,连忙回礼。

“那个……”一阵无措过后,温特也决定步入正题,却少见的迟疑起来,半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李强忍疲倦,耐心地等待着指挥官的指示,虽然大战之后的她精疲力竭,只想先回宿舍洗个澡再喝杯红茶,但先前若不是指挥官优秀的指挥和判断,她现在怕是已经在维修室里了——而这样的战斗自她来到这名指挥官的手下已经有无数次了。

一直站在温特身边的汤姆森看不下去了,旁边那个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人哪像平时那位指挥部里意气风发的Boss。

她随手拍了下温特的肩膀,开口道。

“哎,那个……恩菲尔德,其实Boss的意思就是她喜欢你。”

多亏了指挥官平时的念叨,汤姆森也勉强记住了对面那个步枪人形的名字——跟她没有任何交集的人记住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她这一句话可吓到了两个人。

“指挥官?”李的疲倦瞬间不翼而飞,她轻蹙眉头询问道。

“……汤姆森说的没错,我是想和你表白——我喜欢你。”

望着那双探寻的绿眸,温特就像突然泄了气的皮球,先前准备的所有腹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最核心的一句表白。

李的眉头紧锁起来,又很快松开,似是怕被人误解般,她沉默了短短一瞬便作出了回答。

“非常感谢指挥官对我的厚爱……您很好,李·恩菲尔德,将永远跟随您的指挥。”

李斟酌着说道,停顿了一下。

第一次见面时李的承诺,没想到再次听到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李没有明确拒绝,但温特清楚这不过是李的性格使然——最后两字的重音的含义不言而喻,意外的委婉。

“指挥官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没有……你快去休息吧,这几日的战事紧张,辛苦你了……”

靴子敲击地面的声音逐渐远去,

在看到那如林间湖泊水面般平静无波的绿眸时,温特向来最引以为傲的分析能力就让她知道了结果,苦涩的味道在胸腔中弥漫开来,如同将她最为敬谢不敏的黑咖啡一饮而尽——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除了尊敬,一无所有。